歡迎訪問28心情日志網 您還沒有 登錄 注冊

不一樣的莊稼

時間:2016-9-1 16:57    閱讀: 1556 次    來源:28心情日志網

不一樣的莊稼

經典散文大全精選,單這句話,倒不是很驚奇。但要是對本文的作者有一些了解,就不免會被其這番總結的到位與描述的精準而嘆服。于是,不由得回憶起有關作者的一幕一幕。這是怎樣的堅守啊?守著自己的一片凈土,或仰頭看天空,或眺望看山野,或低頭托腮沉思,或瞇著眼睛憧憬。但更多的時候,或許是保持手捧書本的姿勢,一雙渴求的雙眼,在與文字的相遇中,閃爍著光芒。

亦或者,是保持著展卷疾書的姿勢,哪怕只是膝蓋支起的案頭,依然是思想,情感與文字,伴著心跳的旋律翩翩起舞的絢麗舞臺。

在這個舞臺上,時刻都在上演著人間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以文字的方式。

這些中國幾千年來老祖宗留下來的閃耀著燦爛光輝的文化瑰寶,一個一個,無數次在她的手里,經過巧妙的排列,組合,抖擻地站立成不同的方陣,一次又一次,接受自己和他人的莊嚴檢閱。

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晝夜如此。四季如此。周而復始。風雨無阻。

這,又是怎樣的矛盾與糾結啊?尤其,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在黎明前萬籟俱寂的時候。

那種煎熬,苦痛,折磨,無語言說,又無人能懂。

然而縱是如此,也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堅守,選擇了舍棄一些被絕大多數祖祖輩輩的鄉鄰們墨守和承襲的生活方式,選擇逸出和逃離,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樣。

當然,這需要勇氣。需要決心。需要毅力。需要對夢想持有始終不衰減的溫度,更要迎面接受來自周圍環境不間斷的,噼里啪啦砸來的非議和阻撓。

這,還需要付出許多常人看不見的掙扎,傷痛,以及療愈所必須的生命能量。

但是,沒有退路。一旦選擇,便不能回頭。

因為前方的召喚,因為未盡的心愿,因為與生俱來的倔強,更因為,那纖塵不染的“精神潔癖”。

大凡有潔癖的人,骨子里都帶有一種深刻的孤獨。何況是精神潔癖。

除非,遇到同類。否則,那種孤獨將永置于高臺,無人能及。

而幸運的是,世間有一種叫做文字的東西,為她架起了一座彩虹做的橋梁。那么,即使她的孤獨高在云端,也依然會遇到那些同樣孤獨而高貴的靈魂。遇到來自他們如此稀薄而珍貴的懂得與相惜。

所以,當她最后在文中說,“父親的孤獨和我的孤獨,彼此瞭望而無法抵達”的時候,我懂了。

雖然,有那么一絲強烈的痛感從心頭快速襲過,但終于還是可以長長地松了一口氣,瞬間,釋然了。

為了,這份高傲的孤獨,終于有了表達與傾訴的去處。

而且可以全心全意,無拘無束。

所以,對于那個17年寫了85本日記的傳奇,我不再愕然。

對于而后以此為藍本,又經多次刪改,雕琢,和無數次奔波勞頓,終于改編出版了處女作,同時也是奠定她文壇地位最重要的第一本自傳體小說,我不再目瞪口呆。覺得不過是她歷經多年的辛苦跋涉,終于如愿以償,有了令人欣慰的結果。

這,是一種回報,來自于她苦苦相戀的文字,所帶給她的豐厚的回報。

這,也是一份收獲,是來自于她日日月月年年所躬身耙犁,耕種,打理,曾灑下無數滴血汗乃至淚水的田野,所回饋給她的,飽滿的,沉甸甸的收獲。

永不服輸的她,吃苦耐勞的她,堅毅執著的她,追求無止境的她,仍然邊走邊唱,跳著,舞著,自信地微笑著,繼續朝著她明晰的目標,一步一步,堅實地走在她跋涉的路上。

至于,未來會如何,誰會知道呢?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的風景在身邊,而心中的風景,永遠在前方。

是的,她就是出身于地地道道的農民,生長于偏遠的小山村,和土地有著千絲萬縷難以割舍的深情厚意的女作家,她叫山女。已經出版的作品有自傳體小說《山女的世界下著雨》和散文集《長在山間的文字》。

她的作品,有著泥土的淳樸與芳香,有著大山的厚重與沉穩,也有著山澗小溪的清靈與明澈。

在我有記憶開始,母親強健的身軀、溫暖的懷抱、寬闊的雙肩、有力的雙手,是天真無知小時候的我永遠攀爬、偎依、???、牽引著我的生命,快樂成長的搖籃;還有我童年時代的喜怒、哀、樂和生病時的痛苦,時時刻刻永遠展現在母親那張慈祥的臉上!

在八九十年代,對于地處大西北甘肅省貧困、落后的農村來說,《十一屆三中全會黨中央改革開放》好政策的春風,還沒有顧及那這里的那一片偏僻寂靜的黃土,除了村里幾戶工人、干部家庭,相對來說,生活比較寬裕些,其他農戶家庭,生活都一樣,幾乎每天都奔波在解決一日三餐,填飽肚皮,為生存奔波的溫飽線上。

我的家鄉,正位于甘肅省的臨洮、定西、渭源三個縣管轄交界的地方,是屬于那個年代,黨中央帶來救濟、扶貧的好政策, “三不管”的典型地帶;一個小山村,由三十戶人家組成的小村莊。

小村莊四面環山,小村中間有一條常年流水潺潺的小溪,把小山村分割成兩半,靠陽山(地方方言命名,太陽升起先照到的地方叫陽山;夕陽西下,太陽照到的地方叫陰山)的大山腳下,錯落有致地居住著二十多戶人家,是一個祖太爺的后裔;靠陰山的一面,由十戶外來遷徙,由三個姓氏組成,把家建在陰山腳下;陽山和陰山居住的三十多戶人家,便組成了一個小村莊。這個偏僻落后的小山村,雖然不是屬于一個直系家庭組成的小山村,但世世代代永遠生活在團結互助、安靜、祥和的氣氛中!

村里哪戶人家,在沒有遇到三災八難的面前,每戶人家都規律的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簡樸平淡的農家生活,整天奔波在解決一日三餐溫飽的生活線上。

在那個貧窮的年代,災難、疾病,是因為他們的善良、和平共處,而不降臨到他們心底善良、憨厚樸實的農民的身上。在疾病和災難亡面前,他們顯得是那么渺小,脆弱的生命,不堪一擊,本來一貧如洗的農戶家庭,分外是雪上加霜,又一次讓他們的生活,深深地陷入了困頓。

盡管全村農戶人家,都過著解決溫飽的生活線上,如果那戶人家有困難,全村人,一定會無私的伸出援助的雙手,想盡一切辦法,給予資助,和他們共克時艱、共度難關。

小時候,記得我父親、母親的身影,永遠都在匆忙中度過,不是在田間地頭忙碌的耕作、收獲,就是邁著匆匆的腳步,趕到村里別的一戶農家去;甚至,有時候三更半夜,聽到村里有人大聲吆喝或者聽到急促的敲門聲,我的父母親一前一后,都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只剩下四墻角徒壁的土炕上,我們四個年幼的兄弟、姐四個小孩,互相偎依,靠著一盞煤油燈盞發出黃豆大微弱的光芒,來驅趕母親走后,帶來心理上的恐懼。

當母親要離開我們的剎那間,年幼的我和弟弟,使勁地前后綴住母親的衣襟,只怕母親離開我們半步,大哭小啼地不讓母親離開半步。這時比我們大七、八歲的姐姐,使勁地從母親衣襟上搬開我和弟弟幼嫩的雙手,母親才脫開身,向外面走去。

姐姐哄著兩個年幼的弟弟,說“媽媽,出去一會兒就回來了….”帶著大哭小叫要娘回的嘶啞聲音,在姐姐的不斷安慰下,才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當母親回來,這時我們才知道村里有戶農家的老人去世,或者誰家的小孩又生病了!我的父親、母親不是陪伴他們的家屬,就是幫他們那戶人家,去送孩子去鄉下衛生院。

記得我六七歲的那年,我爺爺的親二弟,因患上突發性疾病,因醫治無效,突然間因病早逝。給這個貧苦如洗的家庭,格外是雪上加霜,連送喪都成了問題,這時候,全村的每個農戶家庭,都伸出了援助的手,想盡一切辦法,給予資助,讓死者先入土為安。

我爺爺的二弟,去世的第二天,我看到我母親端著一大洗臉盆白面,我和弟弟綴著母親的衣襟,讓母親給我們做白面饃饃吃。

在那個黃土地上,貧困的年代,只有逢年過節,才能吃到白面饃饃。今天,倆個年幼無知的孩子,讓母親給我們做白面饃饃吃。母親摸著我們的頭說:“等忙完、有空了,我給你們做…..”后來才知道,那一盆白面是我母親在村里的一個工人家庭借來的,當天就給我爺爺的二弟弟家送去了!因為在那個四五月份,青黃不接的季節里,家里太窮了,實在沒有東西可拿出來,幫助人家,就從別的人家,借來一大洗臉盆面,給他家送去,來幫助我的遠方叔叔,給他父親送喪,讓逝者早日入土為安!

那個卻衣少吃、天真無知的童年的時代,雖然衣不遮體、腹不充饑,光著腳丫子、穿著開襠褲,每天在母親的精心呵護下,無憂無慮的健康成長,快樂的度過,只希望自己快一點長大,生出一雙豐翼的翅膀,飛出黃土地上那個偏僻的小山村,到外面看看神奇的世界。

可是,隨著歲月的流逝,我和弟弟初中畢業,先后考上我們市的重點高中,開始了三年離家六十公里的縣城求學。同時,也趕上九十年代,黨中央改革開放的好政策,黃土地上依舊是那么貧窮,最起碼的是可以填飽肚子。

我的父、母親節衣縮食,把家里最好的面,一直自己舍不得吃,給我和弟弟留著,每個星期六的晚上,做好一摞饃饃,讓我們星期天回家,帶回學校去吃。

每個星期天的早上,不論刮風下雨,母親總是提前把一摞饃饃,仔細捆綁在一輛加重、破舊的自行車貨架上,幫著我們推上黃土大山,看著我們的身影,消失在蜿蜒崎嶇不平的黃土大山,去學校路上的時候,才依依不舍的回去。

歲月無情的風雨啊!吹打濕了我母親的前身和后背,但沒有吹打濕“望子成龍”,讓兒子走出黃土地,迫切的心切!

今天,當我和弟弟先后考上學校,并且順利的參加了工作,輪到我的母親,該享清福的時候了!

可是,我的母親,依然在那個黃土地里的小山村里堅守;已經年過七旬,由于患上了“帕金森綜合征”,由原來清晰的語言,變成了“咿呀、咿呀”含糊不清的童音;也邁不開蹣跚的步態,只能每天依靠輪椅,艱難的行走。

母親曾今那烏黑滿頭秀發,也被無情的歲月,染成了滿頭白霜,記錄著艱辛、操了了一輩子的人生;彎曲的脊梁,承載著天下最偉大、無私農村母親的厚愛;堅強壓不跨的身軀,詮釋著黃土地上,所有農民的母親,那顆天地無私天地寬的心胸和對兒女們,殷殷的期盼!

無情的歲月啊!人生路上坎坷的風雨,你雖然折疊起了黃土地上像我母親一樣,所有農民母親強健的身軀,在一雙雙靈巧的雙手上,刻上了為生存勞累歲月的印跡,但永遠折疊不住他們像黃土地一樣憨厚、樸實、心底善良的胸懷!

母親啊!我親愛的母親!今天在異國他鄉漂泊的兒子,永遠忘記不了小時候,您把我背在背上,那寬大脊梁的厚度;和受到委屈時,緊緊的偎依在您的懷抱中,那天底下最溫暖的溫度;還有,當我生病的時候,你一勺一勺的給我喂下藥,您那張慈祥的臉上掛滿一顆顆晶瑩的淚珠和焦急不停的踱步。

上次,在我回國探親休假,當我踏進黃土地上小山村,走進最熟悉的家門的那一刻,我母親那張慈祥的臉上,露出了久違、燦爛的笑容,開始用“咿咿呀呀”我聽不懂的童語,不停地嘮叨!看到遠方的兒子,平安回來,讓我同時也感覺到,我母親的思維,依舊是那么敏捷;當我休假完畢,再次離開家門的那一刻,看到母親那張慈祥的臉上,又滾下滾燙的淚珠,早已打濕了我去異國他鄉,遙遠的路途!

經典散文相關文章

深度閱讀

一起去捕鱼街机捕鱼